酱油瓶装可乐

我,酱油瓶。咸鱼一条,不是大佬不会嘤嘤嘤。

【雷卡】巧克力

想吃巧克力

卡米尔偏爱白巧,也喜欢黑巧的甜腻。总的来说就是卡米尔很喜欢吃巧克力。
雷狮对这种甜腻腻的东西是没兴趣的,对他来说卡米尔比甜食有意思。所以他现在盯上了正将手上最后半块儿巧克力塞进嘴里的自家弟弟。
巧克力是卡米尔从口袋里摸出来的,拆开才发现已经被捂得有些融化。他伸出一小截舌头舔掉粘在上嘴唇的巧克力,有些茫然的对上雷狮看过来的目光。
雷狮嗓子有点干,在巧克力味消失之前吻住卡米尔。
雷狮的舌头与卡米尔的交缠,交换了一个巧克力味的吻。当巧克力味消失殆尽的时候,雷狮放过了卡米尔,嫌弃似的吐吐舌头“甜得发腻。”卡米尔凑上去在雷狮明显向上的嘴角小小的啄了一口“那还请大哥把我的巧克力还我。”
然后俩人清空了系统里的巧克力。

【雷卡】大雨天

初恋大概是他拿着不知道从谁哪借来的伞站到穿着白色体恤的你的身边。你不敢看他,别开脸看地上的石头。他怂得不敢靠近你,明明他拿着伞,半个身子却都在淋雨。
这显然不是雷卡的相处模式。雷狮会把撑着伞的手搭在卡米尔的肩膀上,美其名曰省空间。卡米尔不会娇羞的不敢抬头,他会靠向雷狮,让雷狮的肩膀不会被沿着伞面滑下的雨珠打湿。
说不清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走在路边时雷狮会自觉的走在靠马路的那边。记得有一次下大暴雨,一辆骚粉色的跑车在他们边上使过,车轮压过得路边的积水窜了半人高,雷狮举着伞转身单身抱住卡米尔背对马路,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帅的一批,然后他的背后就湿的不用拧都能滴水。
有的时候路过不深的小水塘,雷狮会假装没看见一样用力踩上去,溅卡米尔一裤角的水。再一脸毫无诚意的说抱歉。卡米尔也不会生气,他会在下一个水塘边轻轻起跳,让那双刚刚踩了水的鞋子完全湿透,在模仿雷狮的样子道歉。然后到家的后他们的裤子和鞋都会湿透了的。
他们之间没有多数人初次恋爱时的青涩胆怯,但他们确确实实是对方的初恋。
那失恋大概就是雨打在地上能溅5厘米,你一个人站在没有人的路上。脸被雨打的生疼,头发都开始滴水了,才想起来觉得冷。
但雷卡就不一样了,卡米尔不会让雷狮傻愣愣的淋雨给洗衣机增加工作量。雷狮也不允许卡米尔一个人站马路上感慨人生。
简单来说就是他们俩不会失恋,说明白点儿就是他们不会分手。

【雷卡】哭给我看

我就是想看卡米尔一边抽气一边掉眼泪,哭到眼角泛红,然后终于哭累了打着嗝扒拉着被子睡觉。(虽然这些下文都没有)

雷狮小时候就觉得那种一捏就会嘤嘤嘤的软柿子很无趣,所以虽然大多数人对他的评价都是小恶魔,但是还真找不到被他直接加害的人。
“哦,那个自称我二哥的不算。他不是人谢谢。”来自某小恶魔。
在遇到卡米尔之前,雷狮认为自己不会屑于没事找事的想法子去弄哭一个人。当然,那只是遇到卡米尔之前。
在他第七次看见卡米尔被一群所谓的“贵族”堵住,但还是一副风轻云淡的,仿佛在想着今天的午餐是什么的样子时。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要撕破他宁静的表情,看看这张好看脸上挂着泪水的样子。
属于行动派的小皇子走上去教训了那些欺负卡米尔的人,嘴里振振有词道“现在开始只有我能欺负他!”还霸占了卡米尔原来的住所,以一副“你不跟我走我就拆了这里”的表情使自己又大又空的房间里多了一个安静的身影。
为了卡米尔的哭颜雷狮尝试了很多方法,比如藏起卡米尔的书,吃掉卡米尔的甜点,拉扯卡米尔带着婴儿肥的脸……他也想过把卡米尔吓到哭出来,却只收获了一个延迟极高的,明显是敷衍的受惊的表情。
但要说雷狮一无所获也不对,他看到了许多别人没有见过的卡米尔。比如对待猫科动物的小心翼翼,解数学题的聚精会神,刚睡醒的迷迷糊糊……还有在雷狮成人礼那天,还很单薄的卡米尔攥着拳头站在还不是羚角号的羚角号前面,抓住雷狮的手说要跟他一起走的时候,那双蓝色的眼睛里被雷狮占据,是和雷狮脸上如出一辙的对自由的向往。
在参加了凹凸大赛之后,雷狮有了很多弄哭卡米尔的计划,但每次不是忘了实行就是错过了实行的时机。一开始还有小小的气氛,但后来比赛越来越激烈,他也忘了这件事。开始将注意力放在怎么保护卡米尔,完全忘了自己是最想弄哭他的那个。

卡米尔眼泪的到来也让雷狮意外,那时他刚从迷宫星出来,被隐藏怪吊打之后身上满是伤的被传送到了休息室,还没在休息室的沙发上坐稳,就被扑了满怀。一瞬间肌肉紧绷差点条件反射的攻击,但闻到熟悉的气味后泄了力,无力的说着没事没事。但是卡米尔还是抱着雷狮,直到胸口传来一丝丝的湿润雷狮才意识到自己冷静的军师到底是怎么了。雷狮有些好笑,抬起无力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卡米尔的背,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安慰的话。可能是太累缘故,再加上身边的人是可以绝地放心的,说着说着,雷狮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身上的伤已经被处理过了,卡米尔也恢复了原状,守在他的身边翻看着终端了解大赛的最新情况。
那之后的一天,雷狮跟卡米尔抱怨起当时自己怎么没有把他的脸抬起来看看那脸上挂满泪水的样子。卡米尔听了不禁抽了抽嘴角,大哥您……真的是恶趣味呢。
在边上听见一切的帕洛斯思考着怎么在凹凸大赛订到骨科的床位。然后想起没人敢打断雷狮的腿,便又思考起了凹凸大赛怎么办结婚证。
在那之后又过了很多天,雷狮终于看到了卡米尔的哭颜,帕洛斯也终于找到了凹凸大赛办证的地方。
帕洛斯:我把民政局搬来了,请你们原地结婚,钱我出。然后请允许我滚出去住!我想睡个好觉谢谢!

雷狮和卡米尔的班级所在的教学楼是个u形的建筑,卡米尔在u的左边的二楼,雷狮就在对面的三楼,中间隔着学校的绿化,说小还不小。
有一次雷狮上语文课,走神了,不知怎么的,就看向了卡米尔的位置。他们大概是在讲习题,只见卡米尔带着眼镜拿着笔在本子上写写写。雷狮也是闲的没事,就这么支着脑袋看着。突然,卡米尔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看向了雷狮的反向。很不巧的对上了正午的刺眼阳光,只得微微咪起来眼睛。
雷狮看着卡米尔眯着眼睛努力朝他看的样子,笑了一下,将食指和拇指交叠,比了一个小小的心。
卡米尔大概是看到了,只见他放下了笔,弯曲大拇指除外的四个指头,用双手朝雷狮比了一个更大的心。

看着自家学生突然朝着空气比心还看起来很开心的两位老师,犹豫着要不要带他们去医院看一看脑子。

笔芯(ღゝ◡╹)ノ♡

【雷卡】 今天我卡米尔就是要背叛雷狮

这个题目格式有没有很眼熟?

“请不要动,雷狮大哥。”雷狮听见无比熟悉的声音用危险的语气说着威胁的话,“我不敢保证会不会突然手滑一下。”
小腹被匕首之类的尖锐物抵着,仿佛随时都会在雷狮身上开个血窟窿。雷狮低头看着拿刀对着自己的人,不禁嗤笑出声“卡米尔,胆子肥了啊。敢拿刀抵着我了?”说着向前靠去,抵着小腹的尖锐物没有刺破皮肤,而是随着他的动作向后缩了一点。
被点名的男孩握着刀柄,轻轻抿一下嘴唇“请大哥不要反抗。”小腹传来的丝丝痛感仿佛是在证明那番话的可行性。
雷狮挑了挑眉,不再动作,闭上眼睛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卡米尔轻笑一下,突然刀逼近雷狮。意料之中的是没有划破皮肤,意料之外的是刀片缩进了刀柄里。
“行啊小东西,连我都敢耍了?”雷狮顺势将卡米尔摁在怀里,狠狠的蹂躏了一番黑色的软发。卡米尔没有挣扎,靠着雷狮闷声到“大哥并没有被我耍到不是吗,您一早就发现了。”
雷狮将下巴搁在卡米尔的头顶,手顺势开始搓揉卡米尔的脸,想要假装生气但笑出声“如果你都背叛我,我就知道不知道还能相信谁了。”

雷狮相信卡米尔不会背叛,就像卡米尔知道雷狮不会真的拿枪对着他一样。

【雷卡】今天我雷狮就是不信任卡米尔

醒醒!今天是愚人节,不是情人节!

卡米尔坐着抬头去看雷狮的眼睛,手上还捧着那本没看完的小说。
纸张被风带着翻到新一页,卡米尔没有将它翻回来,面色平静的就像是没有看见雷狮手里,正对着他的枪口。
雷狮主动打破了这份沉默“不问一下为什么?”卡米尔低下头,将书签夹进刚刚看的那一页,给了一个看起来严重偏题的回答“如果是大哥的选择。”
举着枪的人笑的张扬,扣在扳机上的手指慢慢下压……
“砰!”枪口喷出一束红色的玫瑰花,雷狮将花凑到卡米尔面前,勾住了他的脖子“什么时候看出来的?”卡米尔看着面前的花束,在心里小小的吐槽这老套的剧情“从看到大哥你的手枪保险没开开始。”

【雷卡】如何证明时间不是5分钟之前被创造出来的

论我的卡为什么这么喜欢说骚话:

“如何证明世界不是5分钟之前被创造出来的?”
翘着二郎腿看书的雷狮问卡米尔。
“证明不了,这是个无解的问题。”
卡米尔静默了一小会儿,望向雷狮补充说“我无法证明世界是不是在五分钟之前被创造出来的,但对我来说‘喜欢您’这件事是从很久以前就开始的。”
雷狮拿着书的手顿了顿,伸出手指弹了一下卡米尔的脑门“这话跟谁学的?安迷修?”
“啊,好疼。”卡米尔捂着脑门,完全看不出哪里疼“只是觉得大哥不满意最开始的答案,做的补充。”
雷狮嗤笑一下,拿开卡米尔的手,吻在刚刚手指弹到的地方“只能这种补充只能给我补充,知道吗?”
“好的大哥。”




突然发现粉丝那一栏是两位数……
你们,别关注我,我会让你们失望的( ´•̥̥̥ω•̥̥̥` )

系统:雷狮受到卡米尔的拳击,掉两滴血。
“生气了吗?”
“没有哦。”
系统:雷狮收到卡米尔的拳击,掉血两滴。
“生气了吗?”
“生气了。”
系统:卡米尔收到一脸“我很生气”的雷狮的拥抱,情绪波动太大,血条空了。

午自习前的英语短文

咳,星期六补课的时候写了一张英语试卷,做听力时是老师放的录音。读听力的那个男生,声音特别像DK老师,还有几处因为口胡重复读的地方,我听着听着就莫名脑补到了嘉在给我报听力,然后我那次听力一条没错
说了这么多就是想写嘉读英语而已

正文:
凹凸中学有午自习前有给学生自由广播的30分钟。学生可以自由投稿,读稿。简单来说就是给你的机会在全校扯淡。
投稿的一般是文艺的姑娘们,偶尔也有雷德的声音。但是今天有一点不一样……
“At this moment,I miss you so much.”【这一刻,我很想你】
卧槽这不是嘉德罗斯的声音吗?本来应该很讨厌英语听力的学生们竖起来耳朵。
“You the position of the window, the sun like making your  warm
【你的位置靠窗,太阳总喜欢把你照的暖暖的】
You like pen spinning in maths lessons.I sit behind you watching you let pen spin at your fingertips.
【你喜欢在数学课转笔,我坐在你后面看着你让笔在指尖旋转 】
I particularly want to hold your hand
【那时候我特别想握住你的手】 And a lifetime with you
【然后一辈子牵着你】
I am crazy about you,Grey. Gontact with me”
【所以格瑞,我喜欢你,和我交往吧】
“格瑞我知道你听见了,你要是不同意我现在就下去掀了你的桌子。”
办公室里批改作业的丹尼尔手一抖掰断了一只铅笔,英语听力负分的金看着憋笑的凯莉一脸懵逼,某些学霸嘴里穿出来意味不明的yoooo。
而我们被提了名的格瑞放下了手中的笔,边走还边念一句笨蛋。
过了一小会儿,广播里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在交谈。就在学生们凑到班级的广播器前听的时候,麦被关了。
与此同时,办公室里的丹尼尔又不小心掐断了一支笔。

【雷卡】吃糖

雷狮靠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里拿着家里最后一根棒棒糖,撑着脑袋看着卡米尔。卡米尔站在雷狮面前,黑色碎发下的眼睛盯着雷狮——手里的糖。
气氛一时很僵硬。
其实也就只是一根普通的糖,只是卡米尔不满雷狮把糖从他嘴里抽走在闹别捏而已。
“这么喜欢吃糖吗?想吃就自己来拿啊,用嘴。”举着糖的雷狮终于感觉到了累,不着痕迹的换了个举糖的姿势。
卡米尔眯起一只眼睛,凑上前去单膝跪在雷狮的两腿之间,手撑在雷狮的大腿上,伸出舌头试探性的舔了一下粉红色的糖果。
雷狮微微一愣,应该是没想到卡米尔知道会来舔。
卡米尔轻笑一下,双手离开雷狮的腿,捧住了雷狮举着糖果的手,认真的舔舐起来。卡米尔的嘴唇紧贴着粉红色的糖球,艳红的舌头一遍遍滑过糖果,还不停的转动脑袋或者移动雷狮的手来来让整颗糖球都染上水渍。卡米尔拉着雷狮的手让糖从嘴里滑出来,然后用舌头轻轻勾断连接着糖和唇的银丝。一脸得意的看着雷狮,蓝色的眼底还有着淡淡的挑衅。
雷狮看的口干舌燥。他舔了舔嘴唇,语气变得危险起来“卡米尔,你这是在勾引我吗?”
“没有,大哥”卡米尔恢复到开始站立的姿势“我只是在吃糖。”
然后?然后就是雷狮把他摁在沙发上给他喂了满满的脱氧核糖ʚ(•”̮•)ɞ

其实我也尝试过写喂糖过程但是失败了